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大哥蹭个热点
    火车还在开,车上有半数是像林溯这样对大学充满憧憬却又对陌生惶恐不安大一新生,虽然疲惫不堪但却丝毫冲散不了他们的热情,车厢里嘈杂无比,话题无非是高考和大学。

     “握草,我手机呢?”林溯惊慌失措的声音很不和谐,但很快便被嘈杂声压了下去。他摸着空荡荡的牛仔裤口袋,清秀白净的脸上血色尽褪。

     对靠助学贷款来读书的林溯而言,买个手机并非易事,况且他一个小镇来的大一新生,在一个繁华的陌生城市没有手机的话……林溯脑海里闪过许多念头,最终颓然地坐在座位上,只能再去买个手机了,不过这事该怎么和父母交代……

     “怎么了?”邻座戴着口罩的女生本来在假寐,听到动静便摘下耳机疑惑的转头看着林溯,声音绵绵软软的。

     林溯低着头语气有些不好:“我手机被偷了!”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压抑的情绪无处发泄,还有对未知的惶恐搅得心里一团乱麻。

     “哦~”女生没有表示出一点惊讶,声音带了点友好的笑意:“最好和父母说一下,免得他们打不通电话担心呢。”

     “也是……”林溯沉吟道,若父母联系不上自己,恐怕着急得要报警。当时拒绝父母陪同以为自己可以独立,如今看来还真是天真。他犹豫地看了那女生几眼,有些歉意:“刚才有些着急,不好意思了,能不能借你手机去洗手间给我爸妈打个电话,我怕他们担心。”

     “没事啦,我能理解,但……为什么去洗手间打电话?”女生皱了皱眉,有些难为情:“万一你就是为了骗我手机怎么办?这可是我爸昨天刚给我买的。”

     林溯瞄了眼女生拿着的手机背面的苹果图案,愣了愣,心里了然,但也只能无奈地解释:“这里太吵了我怕说不清楚,所以才去洗手间的,要不我把身份证抵押给你?”

     “身份证也可以伪造的嘛”女生摇了摇头,犹豫道:“我也很想相信你,其实我是大一新生,你也是学生吧?”她顿了顿,突然玩笑道:“要不你抵押现金在我这儿?万一你骗走我手机我也不算亏啊。”

     “我才不会骗你”林溯无奈地摇头,心里觉得有些好笑:“这里有几千块,虽然不够买你的手机,但也是我所有积蓄了。”说着他拿出钱包,递给女生。

     女生接过钱包打开看了看,这才放下戒心,大方的把手机递给林溯:“手机没有密码,也算我相信你,不过你可别骗我,毕竟这是我爸送我的大学礼物……意义非凡。”

     “当然啦”林溯接过手机笑了笑,起身往后面洗手间走去,正把手放在门把上,一回头就对上了女生的笑眼,心里一阵暖意涌动: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这么善良的女生如果没有男朋友,我一定要把握机会……

     但此时此刻,他握着手里台高档奢华的“苹果手机”,一个人坐在冰冷的车厢里,看着女生空荡荡的座位,感觉有一种,脖子以上全部进水了的感觉?他怀疑自己可能把脑子丢在路上了。

     对座的青年看着他一副傻样,忍不住嗤笑,身上的蓝色刺绣对襟大袖逶迤,金丝刺绣散发着柔和的光亮,他懒洋洋的靠着座位,睥睨着林溯:“那女人显然是骗你钱,你也真蠢啊。”

     “是啊,你为啥不提醒我一下呢?”林溯麻木的点头道,鼻子有些发酸。

     “我就是想看看热闹,为什么要提醒你?”青年长长的叹了口气,侧脸半埋在阴影里,鼻梁如雪峰般,眉眼皆是细长斜飞:“确实是,好久没下来了……”

     林溯对这种爱搞事的人无话可说,只能颤巍巍举起连个电话卡都没有的山寨机,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之前用的卡插上,开机,一阵“蛇果手机,山寨中的战斗机”的铃声落下,林溯才咬牙切齿道:“我去nm,果然停机了!”

     青年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大哥……”

     “怎么?”青年嫌弃的目光,赤裸裸的王之蔑视。

     “开个热点成吗?”

     “……”无语。

     林溯好不容易连上了热点,急忙上某宝充了话费,这才安心下来,不时打量低头玩手机的青年,心里琢磨着他是不是搞cosplay的,正常男的头发哪有那么长,还扎在背后,不过主要是面容异常好看,看起来倒也毫无违和感。

     “你身上的衣服是汉服吗?”林溯没话找话,无聊的刷着山寨手机,浏览器突然弹出来一个网址,也没多想就点了进去。

     “哦?好看吗?”青年突然来了兴致,修长的手指敲击着面前的桌子。

     林溯将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落在他的衣服,大大方方地打量了一遍,才赞叹道:“好看啊,很精致,恐怕不便宜吧?”

     “能看到我的原身啊。”青年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勾唇缓缓笑开了,低声呢喃道:“两界眼,能在这里遇见也是缘分呢……”

     林溯一男的看他这一笑都忍不住看直了眼,懵了一会儿才心叹,这男的真不像凡人,倒像是画中仙一般,但……两界眼?什么玩意儿?低声咕哝道:“是沉迷二次元,中了邪了吧?”

     “二次元是什么?”青年懒洋洋地撇了他一眼,低头看了看手机,颇有些遗憾地看着林溯:“可惜要回去了,不过以后有机会还会见到的。”

     林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夕阳洒落在桌子上舒适极了,一瞬间让他有一种高三做题不小心趴在书桌上睡着了,一醒来已经睡了一下午的错觉。心里突然有些怅然若失,因为是垮省一时半会儿还没到达目的地,他一睁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钱包就在脑袋前面。

     “怎么回事?”他一脸懵逼,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就连那青年也不在了,钱包里的钱分文不少,山寨机还停留在原来的页面。

     林溯心里差异,顺手拿过手机,wifi连接标志还在,但他看到手机停留的页面时却彻底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