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装比就得挨揍
    楚河没有去管自己的腿而是捂着脸定定地看着马超,似乎对马超打他没有什么心理准备。

     这个世界似乎很有意思了,你们特么的在大庭广众之下量嘴却不许别人看,这是什么道理?

     楚河的眼神此时非常的犀利,让已经转身离开的马超如芒在背,他转过身眼神阴沉地看着楚河:“怎么!你不服呀?”说完竟然顺手拎起了一把椅子就要举起来,若不是杨絮死死地抱住说不定这把椅子就抡到楚河的头上了。

     这不是现世报吗,刚才白陆介绍这些东西的时候他还不信,一转眼现实就给了他一个证明。

     如果让洪老鬼知道自己堂堂一个仙尊被人家扇了耳光,那老王八蛋一定会把假牙都笑飞出来。

     楚河的嘴角轻轻地往上弯了一下,慢慢转过身。

     马超明显看到了楚河嘴角轻蔑的意思,就要再次冲上来,却被杨絮紧紧拉住。

     马超一扒拉杨絮:“你躲开!我要削他,这家伙还不服气。”

     “袁媛!快来帮我。”

     袁媛和杨絮死命地拉住了马超,这样马超才没有再冲上来。

     “小逼崽子,还敢对老子撇嘴,今天看在我女朋友的面前,老子放过你,等明天你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就在这个时候,上课的铃声响了。

     马超愤愤地走出了六班的教室,他是八班的,在临出教室的时候他扭头看着楚河,威胁的意味非常的明显。

     楚河则笑眯眯地看着马超,眼里无悲无喜。

     老师走进了教室,楚河的人生第一节课开始了。

     不过第一节课讲得什么楚河完全没听进去,他根本就没听。

     他到这里来根本就不是来学这些枯燥的数字的。

     看来白陆的话是真得,流行语管这种学校里欺负人的行为叫校园霸陵,自己第一天就看了一眼别人亲亲就挨了一个耳光和一脚,这不是个好兆头。

     开学第一天就挨揍了,可见这个学校里的霸陵事件会有多么严重,以后挨欺负的时候不知道还有多少呢。

     不行呀,自己重新修行的速度要加快了。

     老师在上边说什么楚河一句没听进去,他在本子上罗列了一长串的名称。

     白陆把脑袋歪过来看了一眼。

     楚河的本子上写着一些奇怪的名称,似乎是一些药材的名字,足有几十种之多。

     白陆猜得没错,楚河列出的确实是一些药材的名称。

     他现在要修行的第一步就是体内必须炼出气来,没气修行个屁。而要在体内凝出真气,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凝气丹了。

     这些药材就是炼制凝气丹的原料或者是替代品,他不知道中药店里能不能配齐这些药材,所以每一样药材他都列了好几个后补的品种。

     凑齐这些药材需要多少钱还不知道,就是凑齐了他还需要找一个炼丹炉。

     自己这次轮回的住处那座崖壁的洞府里倒是有这些东西,但是那悬崖离地近百丈自己根本就上不去。

     若是从岩壁的另一面绕过去从上往下落倒是可以,但是那门当初被自己设计的是自动关门的,没有神通你根本就别想打开,除非把那面青石岩壁炸了。

     楚河摇摇头,那洞府里的东西还是将来自己修行到金丹境界再说吧。

     “这回我说得话你相信了吧?在这个学校你要是什么都没有就得夹起尾巴做人。”

     第一节下课的时候,白陆一副你不听我的话挨揍了吧的先知样子。

     楚河呵呵一笑,完全没当回事儿,不就是被扇了一耳光,又死不了人,算不得一回事儿,再说早晚老子是会扇回去的。

     韩山走进了楚河他们教室的门,他当然是来看乐怡的,他和乐怡没有分到一个班算是一件憾事。

     但是在看到楚河的时候韩山明显惊讶了一下。

     想不到楚河竟然和乐怡分到了一个班级,这让他的心里很不痛快。

     乐怡当然会把楚河挨揍的经过说给韩山听了以便和韩山一起分享她的幸福。

     韩山笑得很夸张,哈哈哈哈地笑得像个白痴一样。

     楚河连看都没看韩山乐怡一眼,有一搭无一搭地和白陆扯闲篇。

     楚河没理韩山这不等于韩山会放过楚河,他从乐怡那里来到了楚河身边。

     “楚河!听说你挨揍了。”

     楚河斜了韩山一眼:“这和你有关吗?”

     “没关系呀!不过听说你挨揍我的心里是非常痛快,但愿你多挨几次揍,让我多痛快几次,哈哈哈哈!”韩山哈哈笑着走了。

     “这家伙是谁呀?”白陆问道。

     “一个小丑而已,别搭理他。”

     一上午稀里糊涂地过去了。

     中午下课铃声响起后,楚河走出了教室跟随着众人向食堂走去。

     食堂在学校大操场的另一头,从教学楼到食堂起码要走近二百米的距离。

     袁媛和杨絮在后面紧走几步追上了楚河。

     “楚河!”

     楚河停住了脚步,意外地看着袁媛和杨絮。

     “你们叫我?”

     袁媛和杨絮来到楚河的身边,袁媛喘着气说道:“楚河!我觉得你应该当面去和马超赔个不是。”

     “为什么?”

     “哎呀!你是木头脑袋呀,你若是不能取得马超的谅解,你以后就瞧着倒霉吧。”

     “我这人从来没有赔礼道歉的习惯,谢谢你了。”楚河的语气没有任何感情色彩,说完转身就向食堂走去。

     把袁媛气得够呛,如果不是看在曾经的邻居份儿上她才懒得理楚河,没想到人家还不领情。

     知道她这个时候和他说话冒着多大的风险吗?

     “以后老娘要是再理你就是孙子。”袁媛当即就发下了誓言。

     袁媛和楚河说话这一幕被后面的乐怡看见了,她皱了一下眉头。

     吃完了午饭楚河要趁着中午的时间到外面去找个药店看看自己需要的药材药店能配出多少,什么价钱。但是却发现根本出不去,门口的保安像过年家家大门上贴得门神一样把眼睛瞪得像元宵似得,没有什么正当的理由根本就别想出去。

     不但中午不让出去,晚上竟然也别想出去。

     楚河到这个时候才发现他们这些住宿生就像鸟儿一样失去了飞翔的翅膀。

     这回楚河就郁闷了,难道只能憋在宿舍里?这不能出去什么计划也施展不开呀,就只能指望星期天了。

     “潘闯!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出学校?”

     室友潘闯正在摆弄手机,头也不抬地问:“你要出去?这些不行,只有到了晚上从后边院墙出去。”

     卧槽!晚上出去还有个屁的意思,老子又不是跑出去上网吧,晚上药店怕是早都关门了。

     楚河刚想到关门他们宿舍的门却开了,两个面无表情的学生走了进来。

     一看他们身上穿得校服楚河就知道这是高二的学生。

     二高的校服每个级别都不是一样,只凭校服的颜色和式样就能轻而易举地判断对方是高几的学生。

     高三的学生到他们宿舍干什么?

     那两个高二学生把这个宿舍的人挨个看了一遍,然后其中一个瘦了吧唧比楚河魁梧不了多少的家伙说话了。

     “大家不要害怕,我们是猛哥的哥们,也是你们的学长,今天主要是受猛哥的嘱托来看看各位新来的兄弟,打个招呼,认识一下,以后说不定还用到各位兄弟,我叫冯江,这位是我兄弟云奇伟。”

     刚才还摆弄手机的潘闯刷地站了起来:“江哥,云哥请坐!”

     同宿舍里的其余人也都刷地下到了地面上,这个递烟那个点火,嘴里江哥,云哥地叫着,只有楚河躺在床上没动弹。

     猛哥是谁楚河不知道,好像在二高很有名气的样子。

     但即使这样楚河也没打算去拍他们的马屁,让他堂堂一个仙尊像孙子在人家面前低三下四,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为整个宿舍里就他自己在床上躺着,就是瞎子也能看见。

     冯江果然一眼就看到了楚河,脸上浮现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这位兄弟叫什么名字?”冯江走到楚河的床前,笑嘻嘻地看着楚河。

     潘闯赶紧跑了过来:“江哥!他叫楚河。楚河还不起来和江哥打个招呼。”边说还边冲楚河使眼色。

     楚河没动地方,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冯江,虽然他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但也没打算对这些连小混混都算不上的学长们点头哈腰。

     你说迂腐也好说是愚蠢也好说是傻比也好,仙尊的尊严是不容亵渎的。

     冯江干笑了一声:“呵呵!这位兄弟真有个性,我喜欢!好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人敢这么对老子说话了。”

     冯江是笑着说这番话的,但是他的眼睛里却没有一点笑意,反而非常的冷漠,等话说完他伸手打了个响指。

     那个叫云奇伟的家伙一步就到了楚河的床上,抓住楚河的腿生生把楚河从上铺的床上拽了下来。

     楚河从近两米多高的床上被拽了下来,屁股重重地摔在地上,脑袋也在水泥地面上咣当地磕了一下。

     这一下磕得楚河眼前一黑。

     他被从床上拽下来可不等于事情就结束了,云奇伟见楚河没摔死便抬起腿一脚踩在楚河的腹部。

     “叫你特么的再装比!跑到老子们面前装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