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女子难养
    为首的青年身高在一米八左右,高大帅气,却不怎么阳光,脸色有点阴晴不定。

     紧紧挽着他手臂的那个女人身材高挑,有一张椭圆形的脸和一双水波荡漾的眼睛。

     而他们后面的两个人明显是跟班狗腿子一级的路人甲乙。

     按照记忆,楚河马上就想起了这一男一女是谁:男的是樱桃山镇镇长的儿子韩山,女的就是他的那个前女友乐怡。

     楚河只在乐怡的脸上扫了一眼就在心里一声叹息,怎么会找这么一个女人做女友,就凭她那双水波四处飘荡的眼睛明显就是个荡妇吗,如果找这样的老婆回家,这辈子都不用买帽子了,还保证都是绿色的。

     “昨天服毒自杀,今天就跑到网吧打游戏,你是不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呀?”韩山的语气里满满的嘲讽。

     楚河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韩山,没搭理他。

     “乐怡!你以后有吹牛的资本了,这小子还为你自杀过。”

     “咯咯咯!”乐怡放荡地笑着,还伸手在韩山的手臂上拍打了一下:“那是他傻比,早知道他是这种傻比德行,我哪里会看上他。”

     楚河皱了一下眉头,一个为她自杀过的人在她眼里却落得个傻比的下场。

     这女人太可恶了,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还以为自己多么了不起了。

     楚河转过脸淡淡地一笑:“韩山!现在乐怡跟了你你是不是乐得鼻涕泡都出来了?”

     韩山一瞪眼:“老子乐怎么滴?老子就乐。”说完还在乐怡的脸上亲了一口。

     乐怡身体差点扭出十八个劲儿,娇嗔地在韩山的身上打了一下。

     “但是再怎么嘚瑟你也不过是捡了一个老子玩过的破货而已,有什么可嚣张的。”

     一句话就把韩山差点噎死,而乐怡的脸也立刻晴转多云。

     “王八蛋你说什么?你连老娘的手都没拉过,少胡说呀!”

     楚河呵呵一声:“韩山!你信吗?”说完转身不再搭理这两个狗男女。

     韩山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转身就往网吧里面走去,乐怡狠狠地看了楚河的背影一眼急急地向韩山追去。

     “韩山!你相信我,我们真的连手都没拉过。”乐怡着急忙慌地表白,说着连自己都不信的谎言。

     “我当然相信你,只是这个王八蛋说话太气人了,必须得给他点颜色看看,丘平!给我收拾收拾这小子。”说话间两张红色的票子就拍到了跟在他身后的那两个青年手里。

     被韩山叫丘平的青年扬扬手里的红票:“兄弟!你就看好了。”随手把一张红票塞到另一个青年的手里后,就向楚河的位置走去。

     这两个青年是樱桃山乡两个小混混,平时跟着韩山屁股后面混吃混喝的。

     二百块钱教训一个人几下对他们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邱平和那个叫陈辉的小混混耳语了一阵后,陈辉就开始向楚河的位置走去,邱平跟在陈辉身后一米左右。

     当陈辉从楚河的身后走过的时候,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他的手抓住楚河坐的椅子的后背往后一拽。

     这个黑网吧里的椅子就是那种由铁管焊接而成的椅子,市面上二十多块钱一把,基本上属于一拽就倒的那种。

     正襟危坐的楚河根本就没想到椅子还能自己向后倒,他正聚精会神地在汲取网络上的知识,不防椅子突然向后倒了。

     猝不及防下他的两手一顿瞎划拉可是什么也没抓到,不但没抓到他的手臂还不幸地喷到了后面的一个人。

     就在楚河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的时候,一个如雷的声音已经在他的耳边响起:“你特妈的眼瞎了,敢打老子!”

     话音未落,楚河的椅子咣当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坐在椅子上的楚河也就仰面朝天的倒在地上。

     楚河首先看到的竟然是一只脚,这只脚很不客气地落在自己的肚子上。

     噗呲一声,楚河的身体都弓了起来。

     随后那只脚又在他身上踩了两脚。

     楚河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幸亏今天早晨没吃多少饭,若是吃多了这两脚非全吐出来不可。

     “妈的!以后长点眼睛,再碰到老子打死你。”

     楚河捂着肚子从地上爬了起来。

     刚爬起来就看到了韩山和乐怡笑得像菊花一样的脸和他们哈哈的笑声。

     再回头看刚才踩了三脚的那个人,这不是刚才跟着韩山身后的那个家伙吗?这家伙好像在那座桥拦截他的前身的时候也在场,而且还是把他扔下桥的几个人之一。

     楚河瞬间也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楚河把椅子扶起来,对网管说了声下机就向网吧外面走去。

     邱平已经出了网吧正和陈辉倚在网吧外面的墙上不知在说什么,当楚河从网吧走出来的时候,邱平对着楚河的后背吐了一口。

     “小崽子以后特么的老实点,再不老实揍死你!”

     楚河缓缓地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邱平一眼。

     特么的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落地凤凰不如鸡,老子好歹也是个仙尊,今天被两只野狗欺负了。等老子有了自卫的能力…

     楚河这边还没想好有了自卫的能力怎么对付这家伙,那边的陈辉已经冲上来了。

     陈辉过来咣就是一脚:“你看你麻痹呀!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

     楚河的身体被陈辉这一脚踹得踉跄了好几下还是倒在了地上。

     这副身板不行呀,打架似乎都占不了一点便宜。

     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当儿子打老子了。

     楚河不准备再和这两个家伙纠缠下去,纠缠下去只有自己吃亏。

     三十六计走为上,他迈步就往集市走去,估计他现在的老子买东西也该买得差不多了。

     “小兔崽子!记住了,以后看着韩少躲远点,再犯贱就让你吃屎。”身后传来邱平的警告声。

     韩少?就韩山那熊样也配叫韩少?老子…

     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

     不过这小身板也确实单薄了点,就是赤手空拳和人家对练也是挨捶的命呀,难道以后要夹着尾巴做人?

     老子可是仙尊呀,知道仙尊是多大官吗?那可是比仙帝还大的官!

     可是现在。

     现在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甚至还不如普通人呢。

     上几次转世起码体内还有点灵气能耍出点小魔术啥的,这次被摔了一下什么也没有了,连普通人都不如了。

     谁有肩膀借我哭一下呗!

     别说还真有人跑过来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借给他肩膀的。

     “楚河!”来人气喘吁吁地跑到楚河的面前。

     吴德才外号吴小胖,楚河的同班同学。可能是当初他爹给他起得这个名字不好,吴德才!既没有也得不到才,也不知道他爹当初是喝了多少假酒给他起了这么个奇葩的名字。

     而他也没辜负这个名字,这次高考他果然没有考上。

     不过这货没有一点伤心的样子,还有心思关心别人呢:“我昨晚看电视说你自杀了,这不是好好的吗!”

     楚河眼睛一番:“自杀完了不会再活过来呀!”

     吴小胖眼睛眨巴了半天:“有道理呀!自杀完了再活过来,还体验了一把自杀的瘾。”

     这货的脑袋里一定养过带鱼。

     “你也打算体验一回?”楚河一脸阴险地问,谁知吴小胖也就是说说。

     “我才不体验这个呢,谁会闲着没事儿去体验自杀,二笔才会体验那个。”

     楚河气得脸都绿了,这不是拐弯抹角地骂老子吗!

     吴小胖在中学时算是和楚河关系还不错的人,是楚河在班级里能说上话的几个人之一。

     本来楚河是打算邀请他到他家里去搓一顿的,就因为一句二笔才会体验这句话而被楚河否决。

     父亲楚国梁从集市里出来了,拎着两个鼓鼓的编织袋子,父子两人便坐着突突突的拖拉机,一溜黑烟地回了村子。

     楚家中午的这顿饭既是为楚河死而复生庆祝又是为他明天到高中上学饯行,左邻右舍都来凑热闹,一时间楚家像办喜事一样热闹非凡。

     夹杂在一帮老少爷们中间吃饭,让楚河心有怯怯他以最快的速度吃完了饭就跑到后院的果园里享清净。

     楚河坐在一颗苹果树下,看着枝头那些即将成熟的苹果,心里自然而然就想到上午在网吧发生的事儿。

     他想的不是被邱平和陈辉欺负,而是在想自己的这具身体。

     这具身体确实太瘦弱了,才九十多斤的体重这抗击打力就显得太低了。

     这具身体瘦弱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竟然没有一丝的灵气,虽然自己的记忆里各种乱七八糟的功法有很多,但是体内没有真气自己就是想要在短时间里练点什么防身术都无从谈起。

     要想在短时间内练出防身术,就必须要先在体内凝聚出真气,在地球这个灵气匮乏的地方,这无疑于难入上青天。

     唯一的方法大概就只能靠药草了。

     楚河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