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一觉醒来
    第一章一觉醒来

     陈山伸了个懒腰,开始了新的一天。

     吃早餐、上学、上课、吃中餐、上课,吃晚餐、晚自习、回家睡觉、第二天继续上学。

     他的人生已经是按照这个模板不住循环了。

     “这个世界很无聊。”陈山偶尔叹息一声,然后继续往复着这段不知何时是尽头的人生。

     他今年十五岁,初三学生,马上就要进入高中,并没有什么多才多艺的地方,不过成绩还算不错,相貌勉强是中上水准。

     在陈山的卧室中,有一本放着永远都不会打开的‘徐志摩诗集’。他对这位十分闻名的诗人了解的不多,另外他对诗集和学习都一样不感兴趣——虽然他的成绩很不错。

     那台父亲从旧市场淘来的二手电视中,放着一部韩国拍的‘肥皂剧’,目前已经放到了第77集,鬼知道它一共有多少集,或许是177集,或者1777集,即便他有17777集陈山也不惊讶,因为它的老前辈‘指路明灯’播放了18262集,它还破不了记录。

     陈山无聊地拿出手机,追着最近更新的网络小说,目前最火的小说是‘有你没我’作者写的《杀神屠魔》。陈山不能否认,这本小说对于小白而言,是一部很棒的作品,但是对他这种有五年书龄的‘老白’来说,小说中除了套路还是套路,已经像是嚼蜡般索然无味了。

     家附近的超市处有一个大屏幕,此时正在播放着一部电影的预告片,据说这部电影的演员美国好莱坞最顶级的阵容,影片投资超过二亿美金,名字叫《2022》。陈山很想问它,2012是你的哥哥还是爸爸,世界怎么突然又要毁灭了?还有,投资超二亿就不要这么玩梗了行嘛!

     这里是一座小城市,用小县城或许更为贴切,所以在陈山眼中的世界,永远都一沉不变。那反复如初的街道,那络绎不绝的车辆,那雾霾缭绕的天空……

     “睡觉吧!”陈山对着空无一人的卧室内,自言自语了一声,这便躺在了床上,将眼睛紧闭,进入到了梦乡之中。

     这个世界真的很无聊,不知道何时才能迎来尽头!可那又怎么样呢,该过的日子,还是要过啊!

     陈山对自己说,如果没有结束一切的勇气,就不要无病呻吟,那样会被所有的人当成神经病——哪怕你是对的。

     做梦的时候,陈山在天空中翱翔,那仿若是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的自己,非常的多才多艺,什么都会,什么都可以做到。

     不知道这个梦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了。每次在做梦的时候,陈山总希望,醒来之后不要忘记这个延续许久的梦。

     然而那并没有意义,毕竟这是梦嘛,不会忘记也会变得忘记,再逼真也是虚妄!

     他偶尔梦见自己一个月完成一张完美无缺的音乐专辑,二个月完成一部史诗般宏大的小说,三个月做出一部二十四集、十分精美的动漫番剧,四个月能制作出好莱坞更精致的电影,对,比‘2022’更加完美。

     因为那是梦嘛,梦里的自己,是无所不能的。

     陈山觉得头很痛,已经是六点时间了,闹钟不住的在响,他很想在闷头睡一会,可今天就是中考的时间了,必须要好好努力,考上一个好的高中。

     陈山起床的时候,脑袋依然昏昏沉沉的,状态比想象中还要差上许多,最近很久没有这种难受的感觉了。

     站起来的时候,大脑处的神经刺痛了下,那种异样的难受感,让他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在地上。

     好不容易穿上衣服,陈山扫向室内,和以前一模一样的场景,这个世界从未改变,也不可能变化。

     他打开窗户,伸了个懒腰,窗外的景色,因为看了十几年的缘故,丝毫没有美感。

     嗯?

     今天的天气似乎很不错,一片晴朗的明空,浅浅的朝阳被云雾所遮掩,正要破空而出一般。

     转过身,陈山的视线定格在那篇‘徐志摩’的诗集上,书本的厚度倒是和从前没什么不同,只是诗集的横面,怎么有股淡淡的金边。

     “不对,难道是我的记忆出问题了?”陈山走过去,将诗集拿到正面,上面的封面名,让他眼睛都瞪圆了。

     这部诗集的名字是‘屠龙魔法师的人生历程——叙事诗篇’。

     右下角有作者名——宰学博

     在最底层有一行小字,前缀是阶级——天级七阶魔法师。

     陈山打开这本诗集,里面的确是以叙事诗的形式,叙述一个弱小“魔法师”(???)毕生的经历,在幼年时如何如何;在青年时如何如何;在中年时期如何如何;怎么打破心中的枷锁;怎么觉醒真正的力量;怎么打败那名号为‘世界七魔’的远古巨龙。

     叙事诗十分的完美,作品的水准丝毫不比近代最杰出的诗人差,甚至远远超越之——虽然陈山没有看过几本诗集,但下意识就有这样的感觉。

     “恶作剧吧!”陈山摇了摇头,“肯定是老爸的恶作剧,只不过这种级别的近代诗人,怎么会去耗费心力写上一本‘莫名其妙’的叙事诗,这种规模的叙事诗可不是轻易能写出来的,真出了一本,至少也轰动全球了吧,难道是我孤陋寡闻了。”

     仿若不信邪般,陈山还是决定看看小说‘冷茎冷茎’,他习惯性翻到排行版第一的那本小说,似乎是《杀神屠魔》。

     “杀神屠魔呢?”陈山傻掉了,从排行版第一扫到第十,压根就没有‘杀神屠魔’这本书。

     好吧,他干脆继续往下翻,一直翻到了第81名,有本书的名字叫‘杀魔屠神’。

     “难道那位作者因为改了书名,导致这本书人气大降,从人气榜第一跌到第八十一?”

     陈山干脆不去想那么多了,随便点开了一本排行在四十七的小说观看。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

     新颖的题材,天马行空的等级体系,优雅欢快的文字,仅仅是从第一个字开始,这本小说仿若有魔力一般,促使着陈山不住阅读下去。

     他从来没想过,在套路文遍布的现今,还有这种优秀质量的小说,仿若每一个段子,不,仿若每一个字,都是作者冥思苦想许久,设计了数套方案,最终选定最完美一套才写出来的。

     一边读着文字,那些文字上的场景,就如同在脑海浮现一般,如此的清晰……

     什么‘杀神屠魔’,什么‘弱水三千’,什么‘仙魔大战’,什么‘精灵猎**’,那些原先在排行榜上前十的玄幻小说,和这本比起来就是一坨狗屎。

     不……说是一坨狗屎,都抬举了它们。

     若不是因为时间很紧张的缘故,陈山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干脆一口气读到中午……

     他无奈将手机给放下,看了看时间,再晚十分钟出门也无所谓,所以先整理一下这混乱的思绪。

     “一定是恶作剧吧……”陈山揉了揉太阳穴,“看看电视吧!”

     他拿过遥控器,打开电视,这个频道正在播放一则肥皂剧,右下角显示了集数,目前是第77集。

     “嗯,这个正常了,应该是昨天看的那部韩国肥皂……”

     陈山张大了嘴巴,陈山依然张大了嘴巴,陈山的嘴巴仍旧张着……

     “服装好厉害,人物形象好完美,场面的宏大堪比电影了……”

     陈山终于看到了这部‘肥皂剧’的名字——魔法师的天空。

     那名优雅英俊的男猪脚‘波波哈特’,手持魔杖,对着前方的巨山来了一下,顿时山崩地裂,火焰爆发,整座巨山被夷为平地、

     “哦,亲爱的。”波波哈特拿出魔法杖,绘制出了‘传音魔法阵’,对着那头的妻子道,“今天又是核平的一天呢,我因为搞错了魔法量,导致将附近的城市也一起给轰了。”

     镜头一切,距离此处很近的那座城市,突然地震爆发,海啸涌来,一时之间的场景犹如天罚,仅仅十秒不到,整座城市便化为废墟了。

     “什……什……什……什么鬼啊!”陈山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看到广告语前的介绍,这部电视剧的类型是‘喜剧’?

     神TM的喜剧!

     陈山已经不想吐槽了,他哈哈笑了一声,“这一定是在做梦,所以睡觉吧!”

     他来到床上,重新躺了下去,闭上眼睛,五分钟后醒来,重新刷牙洗漱,勉强在迟到前出了门。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场景,熟悉的邻居大妈,街道上自行车和小汽车都是那般的眼熟,没有什么不妥……

     没有……什么……不妥……

     没有……不妥……

     没……

     才怪啊!

     陈山看上百米外的天空,那里正飞行着一名身穿青袍的中年魔法师,他并未持有任何武器,但是周身闪着耀眼的印记,一道道深蓝色的冰雕不住浮现。

     在他的二十米位置,有一头长达百米的鹰形巨兽,正迅速地攻来,口中喷出的大致是风刃之类的能量……

     两人战斗的能量余威,击打在那蓝色的光圈(魔法结界?)上,将整座城市都震的晃动不止。

     偏偏邻居王大婶,还搬了个板凳,正坐着一边磕瓜子,一边看戏。

     陈山有些骂人的冲动,你TM为什么这么淡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