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小瓶子
    “我来这里的时间她早一个多月,没有见到王伯过来施法念咒捉她。”高颖摆动着双手回答。

     “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不肯出来见我?”程序走到沈心怡的墓前,跪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高颖只是呆呆地站在一边看着他,时不时地抹着泛酸的鼻子。

     忽然,程序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刚才王伯施法的那个墓前,就是是今天下葬的那个新坟墓。他因为想起了马大仙的话,只要帮助四十九位冤魂平了冤情,就有机会见到自己的未婚妻。

     所以,他看看这个新来的死者信息,打算首先从她开始,踏上为鬼伸冤的征途。

     “你之前跟我说要小心王伯,是因为你知道他经常捉鬼。那么,你应该知道他捉鬼干什么,对不对?”程序突然情绪大转,望着高颖的眼睛逼问着。

     “大叔,我也不知道他捉鬼到底做什么。他的法术太高强了,我不敢靠近他的。”

     程序盯着她的眼睛,试图从中发现她是否在说谎。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休息了,明天还有事要办。”程序从她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情绪来,准备离开。

     “哦,那拜拜!”高颖失落地摆摆手。

     程序刚刚回到宿舍区,便听见王伯的房间里传出声音来,好像是一男一女在对话。

     这就奇怪了,王伯是孑然一身,没有任何亲人,而且这么晚了,怎么会有女人在他的房间?

     出于好奇,程序便把耳朵贴在王伯的房门上,仔细地听他们在聊什么。但是里面的说话声越来越小,根本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程序把耳朵更加贴近房门,企图听得更加真切清楚。

     突然吱地一声,房门打开了。

     在昏暗的光线下,王伯丑陋阴沉的脸孔突然间出现在程序的眼前,吓得他跳后几米。

     “王伯,您还没有睡觉呢!”程序掩饰着尴尬。

     “你在我门前做什么?”王伯一改往常的温和,冷冷地说道,语气语调好像都有那么一丝诡异。

     “是这样的,王伯,我办完事刚回来,听见你房间有动静,所以过来看看。”

     王伯的怪异让程序感觉一种阴冷,惊悚,他立刻编出一个借口,来打消王伯对他的怀疑。

     “我睡不着,听收音机呢。”

     “时间不早了,还是早点睡吧!”程序虽然没有听清楚说话的内容,但是绝对分辨得出那声音是出自人口,而绝非是机器。

     “睡吧!”王伯话毕,直接关上房门。

     程序觉得王伯今晚简直变了一个人,行为诡异,脾性怪异,说话也是怪腔怪调的。而且刚才王伯打开房门的时候,自己也瞟了几眼房间内,没有任何人逗留的迹象。

     那么说话的声音来自哪里呢?

     程序突然恍然大悟,难道王伯是在跟鬼说话?这个平时看着挺祥和的老头居然做这种惊悚的事情,他身上肯定藏着很多重大不可告人的秘密。

     自从第一晚见到王伯招鬼,程序就开始怀疑他的身份。白天的时候,也打了几个同事的电话打听了一翻,但是没有人知道王伯的过去经历。

     第二天,程序起床后就离开了陵园,他要去找市局的同事,了解一下昨晚那个女鬼生前的情况。

     程序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喂,林子,现在忙吗?”

     林子刚到办公室坐下,屁股还没有坐热,就接到了程序的电话,自然高兴的不得了“呦,程哥,你可有日子没跟我联系了。怎么样?最近好吗?”

     林子比程序小一岁,两人是同一年进的警局,一块实习,一块转正,一块查案,关系自然比较近一些。

     “还好吧!你现在有时间吗?出来聊一聊,找你有点事情,我现在局门口。”程序站在警局大门口,望着办公楼的方向,感触颇深。

     “行,你等我一会儿,我这就下来。”林子挂了电话便下楼来。

     没多会儿,林子来到了门口,两人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怎么了?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两人分开后,林子问道。

     程序说道“想让你帮忙调查一个人的信息。”

     “你要知道,我们是有纪律的。”林子提醒道。

     帮忙可以,可是涉及到原则问题,还是需要谨慎。

     “呵呵,你这一点还是没变。”程序笑道,接着把手机递给林子“我要查的是一个死人,这是她的信息。”

     手机上是程序拍下的那个女鬼墓碑的照片,林子看了之后惊讶地说道“不是你查一个死人干什么?”

     “我听她的朋友说,她死的有些蹊跷。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向怀有一颗悬壶济世的心,看不得世间有冤情存在......”

     “得,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臭贫,把照片发给我,我给你查。”林子没等程序话说完,直接打断他不着调的臭贫。

     程序客气道“谢了!查到了,给我来个电话。”

     “行,等我电话。”

     “改天请你吃饭,那我就先走了,还得上班呢!”

     程序回到陵园,正好王伯说有事出去,要他照看一下。

     陵园平时也不会有任何领导愿意下来视察,两人只要保证有一人在工作岗位上就可以了。

     程序看着王伯朝山下走去,心里突然冒出进入他房间查看的想法。

     程序找到一根铁丝,打开王伯房门的门锁,悄悄地走进去。

     王伯的房间比较灰暗而且有很明显的潮湿感,窗帘窗户好像很久没有打开过一样。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之外,还有一张破旧的桌子,桌子上面摆放着几个玉白色的小瓶子。

     程序打量着房间,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最后目光定格在那些小瓶子上。

     他好奇地拿起一只瓶子,只见瓶塞和瓶塞上面都刻着古怪的符号,很像电视剧那些道士用的纸符上那些符号。

     程序对这些完全不懂,更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作用。

     突然间,程序发现这个瓶子有点眼熟。

     昨晚王伯捉鬼好像就是用的这个瓶子,难道这个瓶子里装的是鬼?

     程序顿时心头一惊,后背发凉,手忙脚乱地把瓶子放回远处,慌张地逃离房间。

     出了王伯的房间之后,程序才敢大口的喘息,心中还有一阵后怕。

     就在这个时候,程序的电话声响起来,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是林子打来的。

     “喂,怎么样了?林子。”程序接通电话后问道。

     “程哥,你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查出来了。”林子的办事效率非常高,没用两个小时就解决了。

     “抓紧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