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调查
    作完简单的分析之后,程序提出要见见这四位证人。

     林子却反对说,四人受到很大程度的惊吓,恐怕不愿提及此事,还是不要去重新掀起他们的噩梦。

     程序反问“你想不想揭开这诡案之谜?”,

     林子连连点点脑袋“当然想,我从来没有经历灵异案件,对这个特好奇。”

     程序把手臂搭在他的肩上“那咱们就走着呗。”

     程序之所以拉着林子一起去,是因为他的警察身份做起事情来都比较方便。

     两人坐上车之后,林子问道“先去谁那里?”

     “先去夏成那吧!”

     “为什么?”

     “因为是他组织的野营,也是他提议去无人村的。”

     “那好,我们走着。”

     夏成是一家户外用品店的老板,也是江城户外俱乐部的会员。

     程序和林子两人赶到夏成店里的时,从店员的口中得知夏成精神出了问题,目前在精神病院。

     车内,林子看着程序,问道“要不咱们直接去精神病院?”

     程序皱着眉头思索着“不,我们先去找周丽。”

     “为什么呀?”

     “夏成是资深户外爱好者,平时热衷于去一些偏僻荒凉的地方探险,他的胆量和心理素质应该比较强,你说他怎么就那么轻易地疯了呢?”程序说出心中的不解。

     “胆子再大的人见到那种恐怖的情景,心理都不一定能够承受的住。试想一下,每天晚上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那血淋淋的影像就是浮现在脑海里,长时间下去不疯才怪呢!”

     程序觉得林子的话也有道理,于是说“那我们先去看看其他三位目前都是什么状态。”

     两人驱车前往周丽单位,因为在五人中,她的胆子最小。

     周丽,一家攀岩俱乐部的教练。

     两人来到该俱乐部,在前台接待的指引下,找到正在指导会员攀岩的周丽。

     “周小姐,我们是市局的。这次来找你,还是为了两个月前的案子。”林子掏出证件,表明身份。

     周丽当时脸色立即阴沉下来,非常冷淡地说“对不起!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不想再提那件事情。”

     “周小姐,我们来只想问一个问题。”程序站上前来说道。

     “我求求你们了,不要问我好吗?我好不容易才摆脱那个噩梦,你们干嘛又要重提?”周丽撕心裂肺的吼叫着。

     自从从无人村回来之后,她每天都是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的,不敢一个人走夜路,晚上睡觉不敢关灯,黑暗中闪过任何一道影子,她都会吓得尖叫起来。

     现在好不容易从那段经历的阴影中走出来,怎么愿意再被带回过去呢?

     那段经历是周丽一生的忌讳,或许也是其他几人的忌讳。

     “周......”

     林子刚开口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程序拍拍肩膀打断了“走吧!”

     林子非常纳闷为什么来了,却不问出点什么就走了呢?

     两人走出写字楼之后,林子终于憋不住了,拉住程序的胳膊,问道“不是,还什么都没有问,怎么就走了呢?”

     程序淡淡一笑“看到她没有疯,就足够了。要是因为我们,再把她逼疯了,你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程序说完之后,没有理会发懵的林子,继续往前走。

     “没有疯,就足够了?”林子重复着这句话,还是云里雾里的不明白。他冲着程序的背后喊道“不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走,找刘青去。”程序回避着他的问题。

     林子实在无法理解程序这种了解情况的方式,完全没有一点当年做警察时的风格。

     刘青,某家企业的资深HR。

     “从证词上看,刘青这个人似乎有点八卦,如果想了解其余几人彼此间的微妙关系,或许他会给我们一些惊喜。

     毕竟作为一名资深的HR,他在洞察人这方面,应该还是比较厉害的。

     对于一个八卦的人来说,别人秘密是守不住的。”

     程序摩挲着下巴,一副深沉的样子,好像资深神探一样。

     “呵呵,没有想到,你离开警局一年了,专业技能还没有丢掉啊!”林子听着程序的分析,赞叹道。

     程序白了他一眼,拍怕胸膛装起了13“那是,哥哥我是谁呀?”

     “你谁啊?除了我,还有谁认识你是谁啊?”林子丝毫情面不给留,死命地挖苦他。

     “这一年的时间,你小子学坏了。”

     “都是以前跟你学的。”

     说话间,两人来到刘青的公司楼下。

     两人上楼后,直接奔往刘青的办公室。刚踏进房间的那一刻,两人震惊了。

     只见墙壁的挂着带有观音菩萨画像的挂历,办公桌上放着一尊佛像笔筒,就连烟灰缸都是镇邪灵兽的造型。

     程序感慨这个家伙活的可真仔细,生怕一不留神又被鬼怪拉去了一样。不用想也知道,他脖子上的挂件肯定也是用来辟邪保平安的。

     刘青对两人的到来,感到十分好奇。之前警方的嘱咐过禁止对外再提及此事,并把案子列为禁案,案子算是暂时了结。没有想到,才仅仅过去两个月的时间,警方再次找上门来。难道又发生类似的案件了?可是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该交代的,当时都已经全部跟交代了。现在又来找自己干什么?

     程序观察完整个办公室,才转头说“刘经理,看你的气色,说明这些东西确实起到作用了。”

     刘青这种八面玲珑的人,不愿意得罪人,也不会刁难人。他一脸尴尬地苦笑道“呵呵,没有办法,那次的事情太吓人了。”

     “看来,你的心理素质比较强大。夏成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人都疯了。”程序唉声叹气地说道。

     刘青惊讶地站了起来“什么?夏成疯了?”

     “你不知道?”程序盯着他的眼睛。

     “我们从那次回来后,除了在警局录口供碰见过,之后彼此间就没有再联系过了。哪里会知道他怎么样了。”

     “你能不能回忆一下,在你们整个旅行过程中,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程序问道。

     “特别的事情?那么惊悚的场面还不够特别吗?”

     “我是说,那天你们几个人中,谁的表现不对劲。”程序引导着他思考。

     刘青也不愿意再重新回忆那天的事情“不是,当时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了。”

     “在受到极度惊吓之后,很容易会忽略细节。所以,你再仔细想想。”